?
消息中心
了解艾隆最新資訊
艾隆觀察:我們不一樣!藥品SPD與“藥房托管”之別。

2018年.06.08

  近日,上海市衛計委正式發布《關于本市醫療機構進一步加強藥事管理推動藥學服務轉型發展的通知》。引起熱議,某公眾號也做了深入報道。

  相關文章請見:

藥房托管?國控不干了

藥房托管,官方發文禁止了!

blob.png

上海市衛計委發文網站截圖

blob.png


   自從2011年商務部啟動“醫藥物流服務延伸示范工程”以來,“院內物流延伸”這個詞開始進入公眾視野,2013年,47個醫藥物流延伸項目經商務部及有關專家遴選(要知道艾隆科技參與實施了其中的1/3項目),成為第一批醫藥物流服務延伸示范項目。而醫藥SPD供應鏈管理(即“院內物流延伸”)也成為近年來醫院服務的創新標桿。

   華潤、國藥、上藥等醫院創新服務試水項影響日益顯著,自此,醫藥SPD這一創新服務模式開始在全國各地遍地開花,成為近年來醫藥分銷業的創新標桿,也成為又一個競爭的主要戰場。但與此同時,相關爭議也持續不斷,主要在三個方面:一是醫藥SPD服務是否等同于藥房托管?二是藥房管理服務提供方往往是藥品供應方,受托后往往會大幅提高自身供應份額,甚至出現獨家供應的局面,這一行為是否涉嫌壟斷?三是公立醫院藥房屬于公共服務單元,外包是否有法律依據?

      

 解析1 

購買服務與經營承包之別:服務內容的本質之別。

   藥房托管則是醫療機構把本應自己履行的藥房管理工作以合同的方式委托給他人代為履行,為此簽訂藥房托管協議,受托企業根據合同約定,承擔藥房管理工作。

blob.png

   醫藥SPD供應鏈管理是指將醫院內醫療物資的供應、庫存、加工、配送等工作進行集中物流管理服務一體化運行,替代醫院傳統的物資管理模式,提升醫院醫療物資管理效率,提升醫院運營現代化水平,降低醫療物資管理成本的一種供應鏈管理服務。

blob.png

   兩種模式在服務內容上有交叉,但在本質上有較大區別。

   從服務內容來講,醫藥SPD供應鏈管理是對醫院整體醫藥物資內部供應鏈運營管理的改造、優化及提升,藥房管理只是其中一個環節。

    而藥房托管在服務內容上屬于委托管理,收益仍然歸屬于醫院,但又與法律概念上的委托管理不同,受托方不收取管理費,反而需要支付托管費并通過藥品采購獲利,因此本質上又屬于醫院藥品經營管理權的承包。委托管理被法律認可,而醫院藥房管理承包則違反了《醫療機構管理條例》第46條。

    從本質上來講,前者是政府購買服務的概念,經營權與收益仍然歸屬于醫院。而后者則處于模糊地帶,介于經營承包與委托管理之間。


 解析2 

公開招標VS行政指定——哪個構成壟斷

  討論到壟斷,不得不提及去年的深圳GPO被發改委勒令整改的事件。2017年4月7日,國家發改委價格監督檢查與反壟斷局發布《深圳市衛計委承諾糾正公立醫院藥品集團采購改革試點中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行為》,稱深圳衛計委主要違反了《反壟斷法》第八條“行政機關和法律、法規授權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務職能的組織不得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競爭”以及第三十二條“行政機關不得濫用行政權力,限定或者變相限定單位或者個人經營、購買、使用其指定的經營者提供的商品”等規定,構成行政壟斷。主要違法行為有三條,一是只允許一家集團采購組織(經遴選為全藥網)提供藥品集團采購服務;二是限定深圳市公立醫院、藥品生產企業使用全藥網提供的服務;三是限定藥品配送企業由全藥網指定。

     我們來看戲國家對于壟斷的相關法律界定:首先我國對于壟斷行為的定義都基于《反壟斷法》。根據現行《反壟斷法》,經營者可以通過公平競爭、自愿聯合,依法實施集中,擴大經營規模,提高市場競爭能力。除了對于市場支配地位的經營者在沒有正當理由,限定交易相對人只能與其進行交易的(獨家交易協議),以及部分涉及價格的協議被視為違法之外,獨家供應即獨家交易協議一般不視為壟斷。 

      但是對于縱向壟斷,國家有明文的規定,在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經濟法室編輯出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壟斷法條文說明、立法理由及相關規定》第79頁有如下論述:

“縱向協議是指在生產或銷售過程中處于不同階段的經營者之間(如生產商與批發商之間、批發商與零售商之間等)達成的協議。由于縱向協議的經營者之間多數不具有競爭關系,本條對縱向協議界定為經營者與交易相對人之間達成的協議。相互之間沒有競爭關系的經營者之間的縱向協議,除少數涉及價格的協議外,多數不會排除、限制競爭。因而不屬于《反壟斷法》所規制的壟斷協議。”

      以藥品銷售領域為例,比如醫院與藥品銷售企業簽訂在一定范圍內的獨家銷售協議,其排除了在該范圍其他藥品流通商銷售藥品的行為,實際上排除了區域內的競爭。但另一方面,該協議并不排除藥品生產商與其他商業流通企業簽訂獨家銷售協議,因此,獨家銷售協議雖然排除了協定范圍內的競爭,但沒有排除甚至加劇品牌間的競爭,并最終使消費者受益。

   現實商業活動中,多數縱向協議對競爭的危害不像橫向協議那么直接或者明顯,實踐中許多國家對其采取合理性分析原則。但是,對涉及價格內容的縱向協議,多數情況下采取本身違法原則。

   仔細梳理這一事件,不難發現其中被勒令整改的違規之處與醫藥SPD模式大相徑庭。首先,醫藥SPD供應鏈管理服務是由醫院組織公開招標,通過政府購買服務的形式確定服務承接方,并非行政強制指定。其次,其中可能涉及的獨家交易協議基于上文的分析也不構成縱向壟斷。


 解析3 

SPD完全符合《政府購買服務管理辦法》要求

  2014年財政部、民政部、工商總局印發了《政府購買服務管理辦法(暫行)》,明確政府購買服務的主體是各級行政機關和具有行政管理職能的事業單位。該規定賦予了醫院作為事業單位購買院內供應鏈管理服務的正當性。其中管理辦法對于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也做了要求。根據第十七條,購買主體應當按照《政府采購法》的有關規定,采用公開招標、邀請招標、競爭性談判、單一來源采購等方式確定承接主體。醫藥SPD管理服務都是通過公開招標或是邀請招標的形式確定承接主體,因此完全符合《政府購買服務管理辦法》的要求。

結論<<<

  醫藥SPD供應鏈管理服務是近年來醫院服務創新的標桿,為醫院打造現代化運營管理體系、提高院內供應鏈管理的效率及安全性、提高患者就醫體驗立下汗馬功勞。企業為醫院提供的醫藥SPD供應鏈管理服務屬于政府購買服務范疇,在經過招標程序保證公平的情況下,不屬于壟斷行為,合理合法。


? 精品视频在线观免费看看,日本黄大片免费播放片,国内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在线观看,国内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在线观看